当前位置:js3016金沙官网 > 公务员考试 > 史上从未有过上位,核心重视选取年轻干部

史上从未有过上位,核心重视选取年轻干部

文章作者:公务员考试 上传时间:2019-06-12

“杜绝这种现象不难。一句话,只要我们严格遵守组织任用程序,就不会出问题”,辛鸣说。

部分学者认为,破格任用干部必须从严。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张树军研究员认为,干部任用必须坚持“两个严格”的原则:第一,要严格按照法定程序选拔领导干部,不暗地提拔,不突击提拔,要依照推荐、考察、公示等程序,实行公开透明的操作流程,让干部提拔在阳光下进行,全程贯彻民主,让群众实时监督;第二,要严格按照有关规定控制领导职数,不乱设职位养闲人,不多设职位养懒人,每个职位都要有其切实的职责职能,职责不交叉,职能不冲突,每个职位都要有重担,让平者不能担,让庸者不敢担。中国人民大学当代中国政党研究中心主任周淑真教授认为,干部任用事关重大,不可不察、不可不严。“破格”提拔的干部更要经得起考验,有关部门应制定清晰具体的标准与程序,并严格遵守执行。在选人用人之前,应对可破的“格”与不可破的“格”做出明确界定,在干部选拔过程中做到有规可依、有规必依,绝不“降格”以求。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研究员认为,如何充分发扬民主,提高选人用人的公信度,下放“权力”,让群众公认的优秀干部脱颖而出,让破格提拔真正成为有效选用优秀干部的渠道,就必须坚持“两个说话”的标准:一是坚持用实绩说话,重点培养那些在基层战线、特殊岗位上,表现特别优秀、实绩非常突出的年轻干部,将其纳入破格提拔的队列。二是坚持让群众说话,着重考虑那些群众基础好、评价高的年轻干部,将群众集体推荐作为重要参考,对于群众反映恶劣,造成不良影响的干部,坚决不予提拔。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何虎生教授认为,严格标准、严格程序、严明纪律,坚决整治不正之风、确保选人用人风清气正,是中央三令五申的明确要求。选拔任用干部包括破格提拔干部,一定要落实从严治党方针,选人标准决不能降低、选人程序决不能成为摆设、选人结果决不能失去公正,对违规用人、失察渎职的要严肃查处、坚决追究责任。破格破的只能是工龄、基层工作经历、文化程度、任职年限等资格要求,而不能是依法办事、清正廉洁、勤政为民、工作业绩突出等基本条件;提拔的应是能力强、潜力大,能胜任重要岗位、并可继续做更大贡献的年轻人,而不是碌碌无为、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投机者。把握好这两点便不会“出格”。

图片 1 2011年5月11日,北京公开选拔干部的网络报名开始,在北京双高人才发展中心的报名咨询点,许多年轻、优秀的人才前来咨询相关规则。 图/CFP

但当前,也有一种不好的倾向存在。有的人认为,组织把谁放到艰苦岗位上、放到基层去锻炼,本人以及周围的人往往会认为是组织上不信任他了、边缘化他了。这样的风气如果蔓延开来,我们培养年轻干部会走弯路。

原文链接:[红旗文稿]干部选拔:敢于破格,绝不出格

这种关注在今年年初的“焦三牛”事件上达到了最高点。23岁、工作仅半年、清华毕业的焦三牛,被甘肃省武威市委公开选拔为市外事侨务办公室副主任(副处级),一经公示便引起热议。一夜之间,被网友封为“最牛火箭官”的焦三牛又被置于“官二代” “富二代”的“疑似背景”之下。

辛鸣说,“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对于年轻干部里的‘好苗子’,一定要把他们放到艰苦的岗位上去磨练。不磨练是不行的,那种顺风顺水的干部,很难应对复杂的社会发展的变化要求。只有在磨练的过程中,才能出现出类拔萃的干部。”

近年来,每当曝出年轻干部被破格提拔时,舆论总习惯性地质疑声一片。应当说,把更多优秀年轻干部选拔出来,充实到领导岗位,有利于优化党的干部队伍的年龄结构、知识结构。那么,为何旨在让选人用人在阳光下进行的公开选拔,结果会招来质疑?“破格”任用现象引发热议的原因有哪些?相关回避制度怎样执行才能将公平落到实处?针对这些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宣传部通过访谈、座谈及查询和研究学术报刊资料、网络舆情等方式,进行了一系列的调研,以下是专家们的主要观点。

破格不是破规矩

有关权威人士分析认为,当前,在年轻干部的培养选拔方面,有一些不良倾向需要警惕:

一、“破格”任用频频,“够格”结局寥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习近平在2009年全国培养选拔年轻干部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用人标准,形成有利于优秀年轻干部脱颖而出的选拔机制。中组部部长李源潮也指出,要进一步克服选拔任用年轻干部的各种障碍,改革创新年轻干部选拔任用机制。

干部队伍的年龄结构怎样为宜?

部分学者认为,“破格提拔”本身不是问题,对知识新、能力强、干劲足的年轻人就应该敢于破格,大胆使用。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杨德山教授认为,年轻干部有真才实学,理应给予其机会在岗位上发挥作用、锻炼成长,这也是“破格提拔”的制度初衷。改革开放后,中央多次强调,应大力加强年轻干部培养。《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指出:特别优秀的年轻干部或者工作特殊需要的,可以破格提拔。然而,这一良好的制度初衷,却在一些地方被“歪嘴和尚念歪了经”。在一些干部眼中,“破格”提拔俨然成了橡皮泥,可被随意揉捏。在“破格”的光环下,一些能力不强、作风不硬、业务不熟的干部,也堂而皇之升职。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辛鸣教授认为,其实大家都不反对破格提拔干部,也不反对年轻人迅速走上领导岗位,问题的关键在于程序必须公开透明。公众也不反对优秀的领导干部子女被提拔任用,但是,必须符合党纪党规以及相关公务员晋升的规定,让大家心服口服。

类似的动作不只在南京,据报道,4月9日中共深圳市委组织部连发33名正副处级年轻干部和8名副局级干部的公开推选公告。其中正、副处级干部分别限定了35岁和32岁的最高年龄限制,直接面向“80后”。

蔡志强说,“少数干部总算着年龄‘坎坎’,就可能容易急功近利,做一些‘短平快’出政绩的事情,甚至出现‘一年出成绩的事大干,两年出成绩的事 小干,三年才可能出成绩的事不干’的现象。因为,如果坚持做打基础、看长远的事情,短时间不出效果,过了一定年龄,就只能‘过点儿’了。这种年龄框框带来 的心理扭曲和恐慌在干部队伍里确实存在。”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宣传部)

不过,探索中也有隐忧。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副主任戴焰军教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何将年轻干部“破格提拔”制度化、规范化是一项新的挑战,“应该避免对‘干部队伍年轻化’的机械化理解,导致在干部年龄问题上的‘一刀切’和盲目跟风”。

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透露的信息显示,中央高层高度重视培养选拔年轻干部。对于如何选用年轻干部,选用什么样的年轻干部,解决当前什么问题,有着清晰明确的要求。

部分学者认为,破格,重资历但不惟资历,看文凭但不惟文凭,体现了公开公平、选贤任能的原则。出格,则是打着政策的旗号,把走程序当走过场,把守规矩当“耳旁风”,任人唯亲,以权谋私,是一种危害甚烈的不正之风。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教授认为,事实上,最近曝出的几位“火箭干部”,都没能经得起公众拷问。说白了,这些干部的所谓“破格提拔”,实际上就是违反规定的“出格”行为。这背后,不是“恐年龄”,而是“恐不公”。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陈红太研究员指出,28岁的留学博士邓鹤翔被武汉大学聘为正教授的消息,引发网民热议,与经常出现的习惯性质疑不同,多数人表达了对他的羡慕和膜拜。同样是“破格提拔”,为何28岁教授和武汉大学赢得了掌声,某些年轻官员和他们所在的地区、部门却备受质疑?这不是社会有意宽容学术而苛责官场,而是因为此“破格”非彼“破格”。倘若我们遵循了公正原则,严格公开、透明的程序,坚守公信力的底线,无论是贫寒农家子弟,还是干部子女,都是通过自身能力获得晋升,“破格提拔”就不会引发习惯性质疑。

而“选调生制度”则是年轻干部培养选拔的另一通道。选调生是通过高校党委组织部、团委等组织发现推荐应届毕业生中有政治觉悟的优秀青年(本科生要求是中共党员和学生干部),进入官员培养“第三梯队”,由各省委组织部牵头,下派基层培养,为挑选出一批未来党政干部做储备。

《瞭望》新闻周刊了解到的信息显示,优化干部队伍年龄结构,并不意味着提拔任用的每个干部都要是年轻的,也不是每个领导班子都要硬性配备年轻干部,更不是不同层级领导班子成员任职年龄层层递减。

前不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同志在河南调研党建工作时强调:“不能借‘破格’之名、行谋私之实”。前一段时间密集曝光的年轻干部“出格”提拔事件,暴露了个别地方“破格”提拔干部背后的权力寻租与违规违纪问题。

2011年,逾300名来自国家部委、央企、高校、市级机关、区县等单位的80后副处级领导干部,被选拔任职于北京市街道乡镇副处级职位。这一现象被视为首次大规模地将国家部委等单位的年轻干部“下放”到基层。

“要扭转这种风气,还应当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岗位来进行干部的政绩考核评价。我们应看到,不同岗位的工作难度是不同的,政绩的含金量也是不同 的。比如说,你在容易出成绩的岗位上干出十分成绩,我在艰苦岗位上只干成一分,但是相比之下,我这一分比你那十分更加重要和难得,也付出了更多的艰辛和努 力。有一个公正的评判标准,在艰苦岗位工作的年轻干部就既能得到磨练,又能得到认可。大家也就不会再视艰苦岗位为畏途”,辛鸣说。

《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中规定:“特别优秀的年轻干部或者工作特殊需要的,可以破格提拔。”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有很多的主观因素,导致破格提拔有时成为“定向提拔”的一个借口。如何做到“破格”不“出格”呢?

“干部培养‘台阶论’在一定时候是有一定意义的,特别是针对‘文革’期间出现的‘火箭式提拔’问题。因此邓小平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干部提拔需要台阶,需要按循序渐进的规律来办,在当时是有道理的。”戴焰军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破格提拔同样需要规范化、制度化,干部德才的考核、群众基础的考核以及必要的程序要严格执行,“破格不是破规矩。破格主要指的是破除‘年龄’‘台阶’上的格,而不是干部德才标准上的格。必须要守住这条线,才能提高干部任用的公信度。”

怎样选好用好年轻干部

部分学者认为,杜绝干部“破格”提拔“出格”,需要相关部门多管齐下、建立长效机制、形成工作合力。中共中央党校政法教研部林喆教授认为,组织人事部门要完善破格提拔机制,对干部破格和越级提拔的条件和程序进行明确规定,特别是要注重对干部工作实绩和“官德”的考察,让破格提拔有章可循,迈入规范化制度化的良性轨道,真正让组织信任、群众信任、工作胜任的优秀年轻干部“人尽其才”。纪检监察部门要加强监督查处力度,一方面要强化过程监督,确保公平公正公开,让媒体、公众尽可能参与,监督选人用人的程序和过程。公开透明是消除公众对干部破格提拔质疑的最好方式;另一方面要加大查处力度,对不按原则办事、不按规矩办事的“出格”行为要严厉查处、坚决制止,确保年轻干部提拔“破格”不“出格”。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施雪华教授认为,“破格是爱,出格是害”,这是对目前频频出现的“出格”提拔给出的忠告。的确,民众质疑的从来都不是年轻干部的年龄,而是选拔是否合理、合规、合法。“出格”选拔出的干部如果难以通过群众和组织的质疑与考核,最终也只能惨淡收场。为避免此类情况频频出现,就需要在破格选拔人才时,本着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严格按照制度和法律规定的程序,坚持任人唯贤,德才兼备,以德为先,把那些政治坚定、作风优良、实绩突出、清正廉洁的优秀干部选拔出来。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杨光斌教授认为,组织部门应密切关注、关心、关照年轻干部,及时回应网民对重用年轻干部的网络诉求,及时澄清事实,疏通网络舆情,扎实搞好年轻干部的选育管,认真做好传帮带,有效防范年轻干部成长中的风险发生,对年轻干部坚持更为严格的考核和监督,促进其更加自律、自警、自省,鞭策其更好更快健康发展,加倍工作,造福于民,回报组织,取信于民。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胡百精副教授认为,新闻媒体和广大网民在积极参与网络政治活动中,应保持一种理性平和的态度,明辨是非,了解实情,以包容的心态,为年轻干部的破格提拔使用创造良好和谐的网络环境,为优秀年轻干部的成长创造宽松人性的网络空间,让他们更好地潜下心来一心一意谋发展、惠民生、促和谐。

“截至目前,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政策性文件来指导。”在江苏省淮安市委组织部长期从事县区干部工作的赵纪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由于缺乏统一明确关于“破格提拔”的指导性文件,导致各地目前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各行其政。

“有的地方和部门在干部提拔上以年龄为杠杠,级级设限、层层递减,以年龄为标准提拔的‘天花板’隐性存在。这就在干部队伍中形成一种印象:到了 一定岁数未提拔到一定级别,就觉得自己前途无望了。”辛鸣谈到,比如说,30多岁还没当上县处长,40多岁还没当上厅局长,有的同志就会灰心丧气,乃至怨 这怨那,好一点的是放松努力度日子,不好一点的是耍脾气、撂挑子、混日子。而周围的人也会说这说那,猜这猜那,无事生非,闲言碎语不断,让这些干部心生烦 恼,无心甚至无法干事。“从来没有明文规定,说过了什么岁数就不能提拔为什么干部。但在实际操作中,在有的地方有的部门这已经成为一种‘天花板’。”

近期,在个别地方,年轻干部破格提拔已经演变出一套公式:“破格——曝光——停职——调查——处理——出格”,这种年轻干部“破格”任用却以“出格”收场的现象,引起了广大学者的反思。

“我们这次选拔,准确的说法是‘竞争性选拔’”,中共南京市委组织部研究室主任杨花伟对《中国新闻周刊》强调,“和公选的区别是,所有环节都有差额,一轮一轮逐轮淘汰,以竞争择优的方式产生最后人选。”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陈泽伟 实习生谢舒 唐朵朵

部分学者认为,“破格”选拔干部屡屡“出格”,暴露出现行干部选拔任用制度存在漏洞或缺陷。北京市委党校姚桓教授认为,“破格”只是简单规定了选拔程序,和具有直接上下级或同在一个单位的直系亲属回避制度,这给提拔干部时腐败出格留下了可乘之机。事件曝光以后,当地党委组织部门都是信誓旦旦回应,强调选拔程序合法,没有发现违反干部选拔任用程序规定。不少所谓的专家事后分析,也仅仅是指出选拔过程不公开、不透明导致公众质疑。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汪玉凯教授认为,现行干部选拔任用制度有两个漏洞或者说缺陷必须堵住:一是破格的具体规定笼统宽泛,对破格提拔对象的业绩没有量化考核办法;二是对干部亲属的认定应由直系亲属扩展到近亲属、姻亲亲属。只强调程序合法,不能涵盖干部提拔中的复杂情况,从而使出格者有机可乘。仅仅程序合法是不完全的,必须从制度层面堵塞住漏洞或者缺陷。

按照常规选人用人机制,一个年轻的科员晋升到部级干部,至少要经过八个台阶:科员—副科级—科级—副处级—处级—副厅级—厅级—副部级—部级,这还不包括一些过渡性的隐形台阶。现行的干部选拔任用机制使得很多优秀年轻干部因制度障碍而错过最佳使用期。

“之所以强调培养选拔年轻干部,是因为过去在用人过程中曾经出现过不好的现象——论资排辈。年龄大的同志,资历搁在那儿,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一 到提拔都排在前面。但有的论资排辈排上去的干部,不一定是真正能干事的干部。在这样的情况下,高层强调突破论资排辈,提拔年轻干部。”辛鸣说,“但也需注 意,不能从‘论资排辈’这个极端走到了‘唯年龄论’的另一个极端。哪种极端都要不得。”

二、“破格”初衷可嘉,为何“出格”不断?

中组部肯定破格选人

“在年轻干部的培养上,关键还是遵循干部成长的基本规律,既不能急功近利,也不能拔苗助长,既不能刻意打压,也不能置之不理,关心爱护与艰苦磨 练要相结合;在年轻干部的选拔上,根本原则还需体现正向激励,确保公平性,还要有一定程度的竞争性。形成上下互动的,既能确保贯彻党管干部原则,又能反映 群众利益诉求的年轻干部培养选拔体系。”蔡志强这样说。□

部分学者认为,“破格”是有规矩的,不是破选拔任用标准的格,而是标准更高。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教授认为,《公开选拔党政领导干部工作暂行规定》中明确强调,根据选拔职位对人才的需求和选拔优秀年轻干部的需要,可以对相关人员的职务、任职年限等资格适当放宽。“破格”必须针对特别优秀或特殊需要,必须基于对人才的需求,不能把“破格”作为不遵循规则和规定的借口,不能借“破格”之名行谋私之实。中共中央党校戴焰军教授指出,破格提拔同样需要规范化、制度化,干部德才的考核、群众基础的考核以及必要的程序要严格执行。破格不是破规矩,破格主要指的是破除“年龄”“台阶”上的格,而不是干部德才标准上的格。必须守住这条线,才能提高干部任用的公信度。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张小劲教授认为,如何将年轻干部“破格提拔”制度化、规范化是一项新的挑战。各级组织部门应该避免对“干部队伍年轻化”的机械化理解,防止在干部年龄问题上的“一刀切”和盲目跟风。

与选调生基层培养的思路相一致,目前各地解决“80后”干部的经验不足问题,普遍采用的办法是:在提拔之前下放基层一线挂职锻炼一段时间。

辛鸣说,有的地方和单位简单追求年轻化,拔苗助长地提拔年轻干部,有的甚至放松了基本的标准和规矩。机械地理解年轻化,把一些业务素质不太强、 履职经历和岗位历练不太够,能力经验也不够足的年轻干部,在选拔任用程序不严格的情况下硬提拔起来。“选拔干部,不管是什么年龄,都应该严格按照规矩和制 度办事,标准不能降低。这一点任何情况下不能放松。”

三、健全“破格”制度,绝不“降格”以求

“80后”从基层竞争上位

本文由js3016金沙官网发布于公务员考试,转载请注明出处:史上从未有过上位,核心重视选取年轻干部

关键词: js3016金沙官网